语言的智慧
2017-02-27 22:05:29
  • 0
  • 1
  • 1
  • 0

                                                               语言的智慧

                                                                        —读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

                                                                作者:史立荣 

     此刻,春节将至,北京的天空雾霾散尽。风淋漓的剥尽冬的最后一抹颜色,春天就要来了。不管是策马驰骋还是倦拥于月华照耀的窗前,有谁能拒绝生活中那一瓣瓣的馨香和苦涩呢?

    读美国作家宋晓亮的小说《切割痛苦》的结尾,心情不由得由悲怆转化为喜悦。为小说主人公的阖家团聚而欢喜落泪。书中女主人,文学编辑李清朝,在遭受两段婚姻狠毒的鞭打后,她仍顽强地生下了自己那个“没有”父亲的儿子。单亲家庭,孤凄的生活,饮尽人间冷暖的母子二人,在相互依傍和慰籍中,终走出生命的暗夜,走进父子即将相认的首都国际机场……

    宋晓亮用平缓、朴实的语言锻造生活的顽强与坚韧。她把枯燥、贫乏的人们对习以为常的语言文字及小说篇章中的惯性叙述,调配的紧凑、趣味,匠心独到。

     就《切割痛苦》的整体,很明显是经过精心打造和叙事安排的。从小说文字的起初,就名字、情感命脉把握及其走向,都运用了简洁、凝练的人物对白。宋晓亮把自己对语言文字的娴熟把控与写作经验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让整部书融会贯通,令阅读变得富有空间、流畅和极具想象力。

    《切割痛苦》让生活中的细节与小说相融、相互渗透。她的灵性思维使空间宽裕并伴着折射性的契合。大大拓展了阅读者的视野。

     《切割痛苦》在描写移民生活时,从作者自身的经历到小说人物的刻画,从外延和内涵,不论是从阅读者的外视角度还是小说人物本身的内视角度都进行了极好的衔接、转换和对朴实语言有意识的精简和磨练。乃至人物的心灵、内心独白都有特定的蕴育、隐喻和适宜的抒情、特定语句的意象构架。她用母语冲破了一般小说中的严密思维和及其工整的情节跌宕。使小说的意构浑然天成。

     《切割痛苦》极具精致语言的提炼美和哲理意味。其作者宋晓亮以特定的场景、人物出场的氛围、场景中的细节对话、平淡的人物刻画,她的突出手法就是平淡中创造意境,不以虚构过多的冲突来塑造、刻画人物本质。她从简单的人物情节提炼到思想的无限升华,具体而又不失纯真的意蕴和事件的概括力,使其小说极具生活的丰厚内涵与实质性的美感。

   作家作为人类语言和文化的缔造者和普及者,她有着不使文字凡俗、恶意行走,使之富于理性的柔美和探索的勇气,颠覆传统、创建新的文化载体,成为时代最优秀,让人敬仰的文学匠人,她具有不一般的高度像白杨树那样伟岸、挺拔、令人仰望;作家宋晓亮就是其中之一。

     《切割痛苦》作为小说,她的叙述性、叙事性,是文本的血肉和风骨。宋晓亮将沉浸在移民中和移民后几个人物的形象、命运及生活中的个性冲突与矛盾的升级、对峙和错位的美丑善恶在特定的纷杂中显现出了特定年代的特定镜像。

    创建新的文化载体是作家的责任和义务。《切割痛苦》中的李清朝让读者记住了她的顽强、坚贞、包容与忍让。李环宇让人记住了他在现实生活中的屈就与隐忍。中国古老的教育传统与移民中特定的现实背景,最终使他选择了回国,回到养他、育他的亲生母亲身边。自小娇纵惯了的何思陆大胆、泼辣、自信,融入美国的人性文化与现实环境而又与丈夫李环宇的矛盾凸显。其实,她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被资本主义国家的现实经济残酷虐杀了其人之本性。苏美姣的霸道、低俗与虚荣以至于最终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无一不体现了新移民阶层的疼痛和无奈。

    读者通过宋晓亮的语言智慧和极具贯穿性的文字描述,感受到了人间被奢侈低迷覆盖的人性亲情。读者记住了何汉疆,记住了何兴,记住了麦丽春,记住了“女军官”,记住了二拴和巧香等。

   《切割痛苦》于1997年有华夏出版社出版发行。时至今日,这部小说依然散发着独到的馨香。自古有百家争鸣之说。其实,经典作品就是让人反复品读、评论的,不局时间的早晚。

    夜空,繁星闪亮,不管人们是否注意它,它们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光。而今,对世界汉语文学有着显著贡献的宋晓亮,已有极具深远影响的著作多部。

    1997年6月30日,应北京市人民政府办公厅的邀请,宋晓亮出席了《北京祝福你—香港》大型庆典晚会。那晚,她仰望祖国浩瀚的夜空,抑制不住的泪水夺眶而下,与此同时,喜悦和自豪感亦油然而生。她知道祖国没有忘记她!

      两年前,她的作品已入藏中国现代文学馆,我想,中国汉语言文学史上必将留下宋晓亮的芳名。祝福作家宋晓亮!

此文发表于《齐鲁文学》、《侨报》、《华府新闻日报》。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